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砚边梦语11-13  

2014-10-07 20:35:10|  分类: 梦驴画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砚边梦语
裴光辉

11、有一种对笔墨的理解认为“笔是用来勾画物象的的轮廓线和肌理的,墨是用来涂染物象的面的,两者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此大错矣。许多平庸的作品、匠气的作品即是在这种观念下产生的。在技法层面的笔墨运用并不应是绝然分开的,也就是说好的笔墨不会是“笔归笔,墨归墨”,而应该是笔里有墨,墨中有笔。上乘的文人写意画,每一个点、每一条线都能呈现轻重浓淡枯润等墨色之变化,能做到“润含春雨,枯裂秋风”,这就是“笔中有墨”;而每一块面的铺染也能呈现各种丰富的笔趣(有点染、叠染、干染、湿染、积染等笔染之运用,这与工笔画毫无笔趣的的平涂、罩染、烘染迥然而异),这就是“墨中有笔”。是故笔中有墨,墨中有笔实乃文人写意画的一个重要的笔墨特征。就是说文人画在笔和墨的运用上都全面贯注了书写的意趣和中国书法精神。而工笔画之所以不入文人画家清赏即在于其缺乏书法笔趣,更谈不上形而上的书法精神之贯注(尤其是使用描笔和界尺更与书法意趣和笔墨精神格格不入)。从某种意义上说,书法死、笔墨亡,乃有工笔画。
有人认为工笔画和文人水墨写意画只是绘画形式之不同,艺术上没有高低之别,这只能说是一厢情愿的“艺术平等观”。正如二人转和京剧、打油诗顺口溜和格律诗雅俗有别一样,工笔画和文人画也同样无法处于同一个艺术层次。或问:如工笔画题材画的是“曲水流觞”“西园雅集”之类的文人雅事,是否就可以脱俗入雅而与文人画等量齐观?回答还是否定的。此正如二人转同样可以表演《霸王别姬》,打油诗同样可以咏长恨歌一样,艺术形式之高低取决于艺术本体,而与所表现的题材无关。吴冠中先生有过“形式大于内容”的论述,认为艺术形式是独立于艺术题材(内容)的,是则艺术形式之高低雅俗与艺术题材并无关联。

12、文人山水画和花鸟画的皴法是笔墨的一种律动(有规律的运动),对于皴法的理解目前大多数人(包括画家)仍停留在一个比较简单肤浅的层面上。比如认为“皴法是对客观物象肌理的描写”“皴法就是山体岩石纹理的写照”,还有的将各种皴法与具体客观物象肌理一一对应起来,说“披麻皴是南方土山的写照,斧劈皴是北方石山的写照,云头皴表现火成岩,折带皴表现水成岩……”“横皴表现梧桐树,鱼鳞皴表现松树,绞线皴表现柏树……”。这样来理解皴法的产生也未尝不可,但是也不完全正确,它将人的主观因素这一环给省掉了,变成了如镜照影式的照搬,其实哪怕在皴法产生的原始阶段,都免不了人的审美介入和主观化裁和提炼,哪怕当时的画家追求的就是纯客观的写照。而当皴法进入文人画系统,则演变成了画家精神营构的重要元素,是画家架构其精神大厦的良材。这时,皴法是否表现客观物象的肌理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否能表现画家的情感律动和精神诉求,即是否能成为画家的心印,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也只有当皴法能成为画家的心灵符号,作品才能真正打动鉴赏者,否则我们宁愿去看风景照片可矣。是故,文人画中的皴法是拒绝按图索骥地去现实中寻找“粉本”的,优秀的文人画家甚至可以凭主观臆造创造属于他个人精神标识的皴法,这种皴法你无法去大自然中寻找依据,它纯是画家慧心的产物。而即使文人画家使用的只是传统的旧皴法,其意义也早已不是要表现“南方的山”“北方的山”“火成岩”“水成岩”那么简单。如前所言,这些旧皴法已经被改造成为文人画家的精神符号,旧瓶已装进了新酒。因此,如有人拿着倪瓒的画去问他“你这是要表现水成岩吗?”,云林必定抚其首而笑:“汝尚不足以言画也”。同理,近年有人煞有介事地去考察黄公望名作《富春山居图》的“实景地”,并为争夺“实景地”之确认而吵闹不休,真可谓无稽。《富春山居图》“实景地”何在?在黄公望内心也。《富春山居图》黄公望心象之流出也。岂止《富春山居图》,一切文人山水画皆文人画家心之所造,山河大地并是我心般若智慧的示现,哪有心外之“粉本”?是故在文人画世界里,图像、皴法都是心灵的产物,相由心生,心外无物也。

13、不时有年轻和不年轻的书画家个展邀请函寄来,有时去与不去都很为难。最怕的是去了当场请你“提批评意见”。所以经常是如觉得值得一看,最好避开开幕式,到即将结束时潜入展厅一观。盖如今请你提“批评意见”的潜台词就是“给美言一番”“高度评价一番”。如果你不懂得这个潜规则,冒傻气真的当着众人和记者面前将作品“有待改进”的地方一二三四五批评起来,你就开罪书画大师了,这也是某次冒犯了之后的经验。人家凭什么请你“提批评意见”?只不过你混了个没文化部艺评委、北大客座叫兽,是鉴赏界“名流”……故误以为能给他的作品贴层金箔,哪知道你真的批评了,还一二三四五……数落不停!这哪里是贴金,分明是刮金啊。那次的教训深刻,再也不敢“真批评”了,尤其是当众,万万使不得。人家那些书画是要卖大价钱的,你“真批评”了,那不成了“反吆喝”了?你可以批评林散之黄宾虹,但千万不要批评健在的小王大师老张泰斗,否则……哼哼!如果在媒体撰文“真批评”,那简直就是结梁子了,你敢!郭庆祥批评范曾老爷“流水线作画”,结果输了官司。是故真正的艺术批评已死,这是中国艺术界的悲哀。滑稽的是,现实中已无艺术批评,高校里还在开设“艺术批评”课,这正如麻雀都死光了,还在做着弹弓,又如宪政不存还弄了部宪法,均是摆设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