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辉煌八十年代造就两位文学诺奖大师  

2012-10-13 15:51:27|  分类: 转帖专区(他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辉煌八十年代造就两位文学诺奖大师

阿赛尔

 

  到目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已有两位:一位是2000年获奖的法籍华人高行健,另一位就是刚刚获奖的莫言。

为何说高行健先生也算中国人呢?这是因为,他的成功,多在中国的时候获得,虽然他当时以刚刚创作出来不久的双语种小说《灵山》和《一个人的圣经》而获奖(高行健是法文专业毕业,可以用法文写作;这两部小说都是中文法文版本同时开写并出版的)。但客观评价,他的主要成就,就是在中国大搞的实验性话剧。比如著名的《车站》、《绝对信号》,就是他的现代派戏剧的代表作,而且都是中文的。

让人思索的是这两位作家的产生和走向辉煌的时间,都在八十年代。高行健先生成功在八十年代不必多言,熟知他艺术成就的人自然明白这个事实;而有趣的是,刚刚获奖的莫言,其成名也在八十年代,其最具力度和影响力的作品,也产生在那个时候。虽然八十年代之后他仍然推出了很多非常重要的作品,但其风格、趣味和功力,仍然是他八十年代形成的素质惯性作用,其创新闪点,还是八十年代的那些东西的延续和深化。

这么评价莫言绝非是牵强附会。就连莫言自己,都在这几天面对新闻采访的时候说出了他自己在八十年代所达到顶峰境界的感受。他说,现在看到当年写作的《透明的红萝卜》,尽管知道其中的些许不足,但自己其实明白,再也写不出那么激情的作品了。

更有,他的著名中篇《红高粱》、《白狗秋千架》及其长篇《红高粱家族》,也产生在八十年代。整个八十年代,可以说是莫言的高产期,他的诸多名作,都产生在这个时候,且在海内外翻译出版,并获得国内外诸多奖项——他就是在那个时候获得大名并且广为天下知的。

完全可以说,是八十年代造就了这两位作家的辉煌,让中国的文学艺术,展现出了惊人的璀璨光芒。尤其是这两位获奖作家及其作品,都深具国际先锋潮流的意识和风格,特别是高行健先生,干脆本身还是一位功力高强的油画家。可见,八十年代该是多么伟大的时代!

八十年代何以如此灿烂辉煌?何以能铸就产生此两位国际大师级别文学艺术大家的土壤?现在回头看,深感其中的逻辑昭然,也因此能够折射出文化开放对于产生大师的重大意义。

首先说,八十年代是否定极左政治、崩溃极权统治的时代(当下的时代应该是威权时代而不是极权时代),是经济文化上走向开放、政治上走向改革更新的时代。从文革的愚昧中刚刚走出,否定了毛氏的极权统治和极左文革,八十年代的中国人意气风发,开始大量引进外国的先进科学技术、设备,同时也在大量引进人类社会活跃的文化艺术产品,同时也在学习人类社会的哲学、艺术、文化、历史等等诸人文知识。我曾在图书馆查阅多八十年代的翻译资料,惊奇地发现,整个八十年代,中国人几乎翻译了这个世界上当时的所有伟大的思想、艺术、文化、历史作品,比如著名的孟德斯鸠、洛克、哈耶克、萨特等等哲人的著作,比如著名的汤恩比、费孝通等等历史学家的著作。而更大量的,则是世界各国的文学作品:就是那个时候,中国人在新政权之后长达30年的文化艺术黑暗之后,才开始大量接触人类社会丰富的文学艺术食粮的,也是那个时候,刚刚走出极权统治的中国人,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个诺贝尔文学奖的。

有关诺贝尔文学奖诸获奖作家及其作品的介绍和翻译,是那个年代辉煌的成就。通过查阅,我发现,那个年代甚至出版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作品集系列丛书,洋洋洒洒翻译了数千万字的充满现代主义的文学名著。笔者未能躬逢其盛,禁不住不胜唏嘘。怪不得八十年代的人们会那么智慧,会那么具有惊人的头脑,原来他们都是浸淫在这些最尖端的思想艺术文化精品之中的,也就难怪会产生高行健、莫言这类的顶级大师了。

同时,中国的改革开放所获得的经济成就,也是由这个时代来奠定的。正是那个时代,大量引进了西方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开始了经济制度的改革和技术的革新,中国才有了今天的一点经济成功的。

其次说,否定文革和极权统治之后,中国人获得了身心的解放,迸发出了极大的创造性和巨大的工作、创造热情,一大批富有才华的中国精英开始在各行各业展现中国人具有的才华和能耐,作出了巨大的成就,奠定了今天仍然在享用的思想基础、艺术基础、文化基础和历史观念。且不说产生了高行健、莫言这类的绝顶高手,同时也产生了贾平凹、张炜、铁凝、张抗抗、刘索拉等等才华惊人的作家。就拿我们这个凯迪论坛来讲,活跃在这个论坛上的牧沐、章立凡、倚栏读简、杨连宁、范海辛、黎明等等一流时评和艺评作者,也产生在那个年代,也是在那个年代开始自己的辉煌写作的。

中国人何以能迸发出如此的创造性和一流的水平?说穿了,就是那个年代对极权统治和极左思维否定之后对人的身心的解放而获得的生命本质的能力,并且有了一个初步开放的平台,才让中国人挟裹着数千年文化的积淀而厚积薄发,震惊世界的。这个时期,几乎可以比拟十九世纪末期二十世纪初期的那场新文化运动,其间,虽然残留的极权政治仍然对文化艺术展开了屠戮,大搞了什么反对资产阶级精神污染、反对自由化等等思想钳制政治运动,并且反复强调什么“四项基本原则”来巩固专制统治,但举国的思想解放,动力强大,仍然未能彻底消灭中国人的爆发力,仍然佳作叠出。

最后说,直到八十年代最后一年,中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政治运动,自然而然地把思想的解放变成了社会制度的改造,于是引发了制度跟民众的冲突,导致悲剧发生。由此,中国遭到了整个世界的封锁,中国政权自己也感受到了危机,从此开始了左倾转身,重新开始并加强了思想文化艺术的审查和限定,导致九十年代至今的庸俗化、市侩化,灿烂的八十年代思想解放运动变得奄奄一息,苟延残喘,也导致了中国精英群体整体的堕落。一方面,执政者不得不继续进行经济的开放和市场化,以便获得世界的市场和科学技术,获得物质利益使得国家强盛,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在推行经济开放的同时加强对思想的禁锢以防止精英阶层走向独立自主,发生社会制度的根本改变。九十年代之后,对精英阶层独立人物的迫害程度之烈之强,是前所未有的。我通过查阅资料得知,在整个八十年代虽然也发生了种种此类不快事件,但那时候的领导者好像具有一种博大的胸怀,能够给予被处分的知识分子个人的人身自由,但现在,连这些也没有了,可见整个国家的堕落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为何八十年代能产生高行健、莫言两位为整个世界服气的大师级作家?通过上述论述,可见绝非偶然。没有思想的解放,就没有制度的解放,就没有文化的开放,也就没有交流的活跃,没有了创造的自由,当然也就万马齐喑,人人呆痴了。不是中国人不行,而是扼杀你的行,这样的条件下,是不能指望再出来高行健、莫言这样的大师的。顶多也就造就几个余秋雨、王兆山、郭敬明之类的小混混而已了。

阿赛尔,凯迪论坛·猫眼看人,2012年10月13日

(转自凯迪论坛·猫眼看人)

梦驴作为八十年代的文青对阿赛尔这篇议论甚有同感。八十年代也是驴读书最多,激情最高昂的年代。那个年代铸就了我们这一辈读书人理想主义的性格,真诚直率而不懂世故圆滑。福兮?祸兮?虽然其后严酷的现实教会了我们学会隐忍和圆通,但是八十年代人的底色不变。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