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就“玉凳事件”答《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记者  

2012-02-10 00:40:13|  分类: 格古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纸上省去许多,现发布“足本”:

《中国商报》:您觉得玉凳事件给艺术品拍卖市场买方和卖方怎样的启示?

:纵观为期不长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收藏者和投资者对于拍品的取信实际上是走了三个阶段的心理历程:在国内文物艺术品拍卖的起步年代,主要是相信拍卖行的结论和宣传,毕竟那时体制内专家“走穴鉴定”的现象还比较少,民间鉴定队伍尚未崛起,“鉴定资源”十分稀缺,而大多数拍卖行的严谨程度和诚信度也远高于现在。在国内拍卖市场发展的第二阶段,收藏投资者队伍壮大起来,真品的货源增速赶不上“收藏人口”的增速,供需矛盾出现了,在丰厚利润的诱惑下,拍卖公司对拍品的把关有所放松,鉴定尺度有所放宽,赝品率上升,另一方面, 出现了体制内专家“走穴鉴定”的活动,民间鉴定家异军突起,“鉴定资源”不再稀缺,收藏投资者开始选择行外鉴定家为其“把眼”(也有少数收藏鉴定者具备一定的鉴定经验,采取“自我把关”或以“自我把关”和专家鉴定相结合),此阶段拍卖公司内部的鉴定人员(拍品征集者)的鉴定逐渐淡出成熟收藏投资者的取信视野。在国内拍卖市场发展的第三阶段,收藏投资者人数急剧膨胀,证券、地产业者以及社会游资、“热钱”投入艺术品市场,拍卖行遍地开花、良莠不齐。国内开始出现“亿元拍品”,但是拍品的赝品也大幅增加,几乎达到“无假不成拍”的程度,许多拍卖行以“免责条款”为挡箭牌,滥收滥拍,这一阶段鉴定家与拍卖行勾结拍假和假拍的现象多了起来,在金钱诱惑下,鉴定家面临人格和良心的考验,有不少资深的鉴定家、鉴定大师在职业道德上底线难以坚守,出现了虚假鉴定的丑闻,当然有的属于鉴定失误,无关职业道德问题,比如有的老鉴定家“吃老本”,与市场隔绝,忽视对当下造假动态的关注,“鉴定依据”陈旧——这是治学态度的问题。在这一阶段,成熟收藏投资者对拍卖行的拍品均持高度警惕态度,不再相信拍卖行内部鉴定人员乃至其所请“名家”的鉴定,普遍将“第三方鉴定”纳入主要取信视野。并且开始注重考察“第三方鉴定家”的人品和操守,对从事鉴定兼做古玩买卖和中介的鉴定家,开始质疑并敬而远之。我认为,成熟收藏投资者的这个心路历程对新进的收藏投资者是一个很好的启示。之所以出现“玉凳事件”,可能与竞拍者的收藏投资心理、取信原则不够成熟有关,但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现在许多人将其推测为“洗钱”、拍卖行“有意假拍”等等,我认为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这样的推测是毫无意义的。网上对拍卖公司的声讨浪潮我认为有失理性。拍卖公司毕竟是一个商业中介平台,你不能要求他同时又是一个学术机构,也不能要求拍卖公司的拍品征集人员(内部鉴定人员)同时又是鉴定家。像沃尔玛这样的国际连锁店尚不能杜绝伪劣商品出现,文物艺术品作为特殊商品,我们有什么理由要求拍卖公司的拍品百分之一百是真品?当然,对于拍卖公司而言,这个事件也是极有启示意义的:诚然,能拍出天价真品,无异于做了一次成功的广告。这对于提升公司知名度,吸引真品卖家(委托方)和拓展客源(买家)的功效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如果天价拍品被揭出硬伤,则其声誉的损失同样也是巨大的。拍卖公司应该清楚,虽然有“免责条款”,但是这个条款保护的只是拍卖公司在出现赝品纠纷时免受法律追诉,它丝毫也并不能保护公司的声誉免受损失。如果一个拍卖公司屡现赝品(赝品率高)或拍出天价赝品都会影响其商业形象,其在业界的竞争力必定受损。这一点我相信立志创“百年老店”、注重树立品牌的拍卖公司都会有清醒认识的。

 

《中国商报》:是不是现在艺术品交易、拍卖市场各方都普遍存在着一种贪的心理?能否举些事例说明呢?

:“贪”乃一种普遍的人性弱点,佛教将其视为“三毒”之一。中国古代有一则著名的典故也与美玉和“贪”字有关,它可以给我们许多人生启示。这个典故说的是春秋时宋国有一个司城(就是“司空”,相当于现在的建设部长)叫子罕,此人为人清廉。又一次宋国有人要送一件美玉给他,并且表示不求任何回报。但是子罕拒绝了。送玉者说,这块美玉是请了行家鉴定才敢奉上的。子罕说:我不是怀疑这块美玉。只是我们对宝物的认知有异——你将美玉视为宝,我却将‘不贪’视为宝。如果我接受了你的宝物,则各史其宝,不如让你拿回去,这样我们都能保有自己的宝物。对于买家、卖家和拍卖公司三方而言,“贪”的心理都普遍存在:买家贪“捡漏”,结果导致破财乃至倾家荡产;卖家贪非分之财,明知是赝品或者“价非所值”,却想尽招数,找托,找鉴定家、拍卖行“合作”,共同坑害买家;拍卖公司贪佣金、贪合同外私下协议的巨额分成,不惜拍假;鉴定家贪巨额鉴定费、推荐非、中介费,有意鉴假为真,甚至卖家、鉴定家一身两兼。当下中国收藏拍卖界的种种乱象和丑闻,其实都源于人性的贪念。这样的事例近年媒体披露不少,而没有披露的更多。另外中国贪官将其脏手伸向文物收藏和利用文物艺术品洗钱的事也屡见不鲜。对于前者,多少还是本诸兴趣爱好和“保值增值”的想法,虽然“取之无道”,但对文物艺术品市场的危害还是比较有限。而对于后者,既然仅仅是洗钱行为,则其“道具”的真假就无所谓了,只要黑钱能洗白,戏演完道具就可以扔了。但是这种单纯洗钱的行为却披着文物收藏和文物拍卖的合法外衣,兼以洗出的金额往往是“天价”,这对文物艺术品市场的危害就更大了:其一是对文物艺术品的真赝之辨造成困扰,尤其容易误导初入行的爱好者。我在质疑天价拍品之后,经常会面临这样一种幼稚的反诘:“你说它是赝品,难道买家都比你傻?”“几个亿摆在哪里,所有的质疑都是无力可笑的”等等。其二是扰乱了文物艺术品的价值体系,让一些初入行的爱好者以为艺术品的价格“就是炒出来的,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所以文物艺术品市场的“乱象”其实就是人性各种贪象的映照。可以说,在当今,文物艺术品(无论真赝)在很多时候已经从其 “陶冶性情”“修身养性”“发思古之幽情”等本始功能异化为开启人性贪念之窦的潘多拉之盒。我亲见许多年轻人和老者在投身文物艺术品收藏投资之前,还是好端端的一个良民。一旦投入进去,则走火入魔、心智异常,“贪嗔痴”三毒具染,少者迷于途,老者晚节不保。甚者堕落为行骗者。当然这绝不是古玩的过错,主因是个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出现了偏差,次因是道德滑坡的现实环境。我相信如果一个人能最大限度地克服贪念,树立去恶扬善的人生观和“不贪为宝”的价值观,则文物艺术品的本始功能还是能回归于其身,并提升其人生境界的。

《中国商报》:相比起真假,我们更关心是什么样的原因造成类似玉凳这样的事件屡屡发生,您怎么看的呢?

:除了前面您已经提到的贪念。还有就是对鉴赏知识和经验缺失以及中国古代文化的隔膜。前者属于专业性的问题,后者则是一个通识学养的问题。专业的缺失主要是知识老化、缺乏对最前新造假情报的跟进搜集(比如有专家还在以“线条没有电动工具造成的崩口”来作为鉴真依据)。通识学养的缺失则是目前体制内外大多数鉴定家的通病。这次首先提出来质疑的其实并不是我,而是两位鉴赏界之外的教授,他们从中国古代(汉代)的起居文化角度指出汉代不可能有这种与其起居习俗相悖的东西。这给中国的鉴定家们一个提醒:所谓“专家”不能只专不博,必须在广博其学识的基础上求专。其实在民国以前的鉴定家很多都是“杂鉴家”,如朱家溍、王世襄等鉴定大师即是如此,这本是一个优良传统。何况通识教育(Comprehensive education)已成为国际共遵的两大修身教育理念之一(另一教育理念为Lifelong education即“终生教育”)并日益为国内学界广泛重视,在此语境下,中国的文物鉴定家如何秉持前辈的通识精神和求真理念并与国际接轨,这确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通过玉凳事件,我们可以从一个角度透视当下中国社会的世态人心以及文物艺术品市场的众生态。它虽然是个个案,但是颇俱典型性。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