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反党反社会主义”不应成为一个罪名  

2011-08-01 13:40:48|  分类: 柿油公民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党反社会主义”不应成为一个罪名

释梦驴

  在民主社会里,任何一个公民赞同、拥护某一个政党或不支持、反对某一个政党都是很正常的事;同样,赞同、拥护某一种社会制度或不支持、反对某一种社会制度也是很正常的事。他(她)不会因为不支持、反对某一个政党、某一种社会制度而失去进入某些工作、利益和荣誉门槛的准入券;更不会因此而成为犯罪的证据而成为阶下囚。因为赞同、拥护某一个政党、某一种社会制度不是公民的义务,而反对某一个政党、某一种社会制度却是公民的权利。所以,“反党反社会主义”不应成为一个罪名,不应成为被打击迫害乃至判刑拘狱的理由。

  曾几何时,在一个集权的社会,“反党反社会主义”成为一项大逆不道的罪名,其刑罚之重居于任何一项刑事犯罪之上,并且被株连九族。犯此“罪”者受尽各种惨无人道的迫害,他们被流放、劳改、钉舌、割喉、强奸、肢解、活埋……他们幸存的亲属被定为“反属”(文革政治名词,即“反动家属”)被剥夺求学的权利、工作的权利、自由活动的权利乃至乞讨的权利。“改革开放”后,“反革命罪”在刑法上取消了,但是它的变种“颠覆罪”仍然在践踏公民的基本权利。

  一个公民仅仅口头上反对一个政党、一种社会制度就要付出遭受终生恐怖和苦难、丧失生命和株连亲人的代价,地球上还真发生过无数次如此荒谬绝伦而无法掩饰的事实,并且这样的悲剧至今仍未在人类社会中消失而成为历史,“反党反社会主义”作为一个隐性的罪名至今仍可“何患无辞”地随时光临于您身上,它“何患无辞”地以其显性罪名(以前叫“反革命罪,如今改叫“颠覆罪”)来扼杀不同的声音、禁锢自由的灵魂。它虽不是一个公然写进刑法的罪名,但它确是其显性罪名(替代罪名和衍生罪名)的本源罪名。它在极权者“内部共识”上不仅是个大逆不道的罪名,而且它本身还成为其显性罪名的终极证据和惟一证据。也就是说你只要“反党反社会主义”了(哪怕只是言论上),就足以判你一个“颠覆罪”。我们还可以预见:今后如果这个“颠覆罪”“不合时宜”了(应当说它早就不合时宜了),极权者还能根据“反党反社会主义”这个本源罪名再罗织一个比较能“端上台面”(不如说“更能忽悠文明社会”)的新罪名。惟有彻底否定、取缔那个与人类文明背道而驰的隐性的本源罪名,民众才能真正获得精神和人身的自由,才能真正远离政治迫害,远离恐怖。

  评论这张
 
阅读(17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