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韩不热斯基《要自由》点评  

2011-12-31 22:18:39|  分类: 柿油公民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不热斯基《要自由》点评 

释梦驴

 

(括号外原文,括号内是点评)

 

上上篇文章里说,每个人要的自由是不一样的,上篇文章里说,民主,法制,就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圣诞再打折,东西还是不会白送的。那我就先开始讨价还价了。(西哲卢梭说“人生而自由”,自由权乃天赋人权之一,是每个人在娘胎里就拥有的,这是常识。韩不热斯基同志连这点起码的认知都缺乏,居然认为“自由”是官方的垄断产品,官方不会白送,需与“讨价还价”才能得到。所以他的标题叫《要自由》,这个“要”字在韩不热斯基同志的特定语境中就是“乞求”的意思,它是“讨要”的“要”,不是“要回”的“要”——以上算是破题。)

 

首先,作为一个文化人,在新的一年里,我要求更自由的创作。我一直没有将这个写成XX自由或者XX自由,是因为这两个词会让你们下意识的觉得害怕和提防。虽然这些自由一直被写在宪法里。事实上,它一直没有被很好的执行。(既然“言论自由”写在“宪法”里,何必打叉叉?因为人家“下意识的害怕和提防”,就自我屏蔽,可谓百般呵护。)顺便我也替我的同行朋友——媒体人们要一些新闻的自由。新闻一直被管制的很严。还有我的拍电影的朋友们,你不能理解他们的痛苦。大家都像探雷一样进行文艺工作,触雷就炸死,不触雷的全都走的又慢又歪。这些自由是时代的所趋,也是你们曾经的承诺。(因为“言论自由”涵盖太广,所以你很知趣,只要求出版、新闻和影视自由。至于方竹笋们在网上耍嘴皮子侃两句“一坨屎”就被失踪,你就顾不了了——这干你们“文化人”什么事。你要的“自由”只是足以喂饱你们这些公鸡的自由面包屑,至于自由迁徙、自由生育……乃至自由上网等等的大众自由你是无心过问的。)我知道你们一定对苏共进行过研究,你们认为苏共的失败,很大的程度源于戈尔巴乔夫开放了报禁,并将最高权力依照宪法约定,从党返还给了人民代表大会。所以这让你们对言论自由和宪政特别的谨慎。但是时代已经不同,现代的资讯传播终于让屏蔽形同虚设。而文化的限制却让中国始终难以出现影响世界的文字和电影,使我们这些文化人抬不起头来。(你们这些“文化人”抬不起头来,是因为政府“文化的限制”?古代文人在专制禁锢下尚有啸傲林泉的风骨,苏联和东欧的公鸡们同样也遭遇文化的限制,但是他们同样展示了抗节不阿的贵族精神,哪有你们这个熊样?“抬不起头来”是个精神状态,这种精神状态的文人首先已经将自己关进了牢笼,还抱怨政府不施与自由面包屑?真可笑也。)同时,中国也没有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媒体——很多东西并不是钱可以买来的。文化繁荣其实是最省钱的,管制越少必然越繁荣。如果你们坚持说,中国的文化是没有管制的,那就太不诚恳了。所以在新的一年,我恳请官方为文化,出版,新闻,电影松绑。(自由本来属于公民的天然权利,当自由被剥夺,你使用“恳请”一词要求对方归还合适吗?如果你的妻孥财产被强盗劫去,你也是这样跪着“恳请”强盗发善心归还的吗?)

 

如能达成,从我而言,我承诺,在文化环境更自由之后:不清算(本属于你的自由,你要回之前还需“承诺”?你“不清算”是因为你从来不曾有过因被剥夺自由而致的非人之痛,你失去的自由份额不到苦难民众的万分之一。但是你的这份“慷慨”和“宽容”请不要强加给唐福珍们、钱云会们和薛锦波们,拜托你不要替他们“承诺”吧。他们是一定要清算的,“一个也不能放过”!),向前看,不谈其在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不谈及或评判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你承诺“不谈”的事项,本身就是自由的权利,是公众不可让渡的权利,而不是公众非分的要求。),只对当下社会进行评判和讨论。如果文化界和官方能各让一步,互相遵循一个约定的底线(自由原本就有底线——他人的自由就是自己的底线,这早已是民主社会的共识。如果在这个底线之上再与官方约定底线,此乃是对民众自由的共谋,这种浆糊的话亏你也说得出!),换取各自更大空间,那便更好。

(对于自由这个公民与生俱来、不可让渡的权利的,韩不热斯基同志在官方面前又是“恳请”,又是“承诺”,这是在捍卫公民权,还是在跪求主子恩赐?从该同志的用词方面,我们是否读出了奴性!该同志在“上上篇”以及“上篇”中,一再告诫中国人:你们素质太低。今以韩不热斯基同志的温顺跪姿看,你的素质也高不了哪里去啊。)

 

但是如果两三年以后,情况一直没有改善,在每一届的作协或者文联全国大会时,我将都亲临现场或门口,进行旁听和抗议。( “作协或者文联”竟然成了你自由的诉求对象,可笑。这些奉命填词的破店能给你自由?)蚍蜉撼树,不足挂齿,力量渺小,仅能如此。当然,只我一人,没有同伴,也不煽动读者。(看你怕成那样,放心吧,不用给党委曲交心了,党是读懂你的孤臣之心的,“煽颠罪”永远轮不到你。)我不会用他人的前途来美化我自己的履历。(你已经拿他人的自由在跟官方“讨价还价”了,起码你的“同行朋友”已经被你“顺便也替”了,还说“不会用他人的前途来美化我自己的履历”。)同样,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的品质,所以我相信这些迟早会到来,我只是希望它早些到来。因为我觉得我还能写的更好,我不想等到老,所以请让我赶上。(你只有等官方的自由面包屑到来,你才能“写的更好”?就这出息?而据我所知,古今中外的一些不朽名篇都是在牢狱中完成的。)

 

以上是基于我的专业领域的个人诉求。(你如果只是“个人诉求”,老衲也懒得点评了。因为你动辄“我们这些文化人”,所以老衲才不得不替自己身边的一些真正的文化人朋友说几句话,不过得声明:不代表所有文化人,因为老衲没那个资格,只是代表“我们一伙人”。)我觉得在这场让大家都获益良多的讨论里,研究该是什么样,不如想想应该怎么办。据说一个人一次只能许一个愿望,我的愿望用完了,其他的诸如公平,正义,司法,政改,一切一切,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再提。虽然我觉得自由未必是很多人的第一追求,但没有人愿意常常感觉恐惧不安。(你不觉得这句话前后矛盾,严重缺乏逻辑吗:正因为自由能令所有人免除恐惧,所以自由成为人类的第一需要。自由甚至比人的生命还重要,岂不闻“无自由毋宁死”,岂不闻“若为自由故,什么皆可抛!”而你竟说“虽然我觉得自由未必是很多人的第一追求,但没有人愿意常常感觉恐惧不安。”这无异于说“虽然我觉得吃饭未必是很多人的第一追求,但没有人愿意常常面临饿死。”)愿各位没钱的能在一个公正的环境里变有钱,有钱的不再为了光有钱而依然觉得低外国人一等。愿所有的年轻人都能像这个圣诞一样不畏惧讨论革命,改革和民主,担忧国家的前途,视它为自己的手足。政治不是肮脏的,政治不是无趣的,政治不是危险的。危险的,无趣的,肮脏的政治都不是真正的政治。中药,火药,丝绸,熊猫不能为我们赢得荣誉,县长太太买一百个路易威登不能为民族赢得尊敬。愿执政党阔步向前,可以名垂在不光由你们自己编写的历史上。( “执政党”是否名垂史册,跟屁民的自由无关——除非你认为它应该永久执政,又跑题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