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韩不热斯基《谈革命》点评  

2011-12-28 23:37:07|  分类: 柿油公民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不热斯基《谈革命》点评 

释梦驴

 

(括号外原文,括号内是点评)

 

最近翻看了很多问题,革命和改革两个词被频频的问起。平时媒体也很喜欢问,但是也只是一问一听,无法见诸报端。写下来无论什么观点,八成也是不保的命。但作为这次冬至回读者问的第一篇,我就先用整个篇幅来回答我关于革命两个字的看法。我综合了读者和一些内外媒的提问,在这里一并作答。

 

问: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么。

 

回答:在社会构成越复杂的国家,尤其是东方国家,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哪个国家“社会构成”不复杂?西方国家的“社会构成”一点也不比东方国家单纯。再者,凭什么说“社会构成”复杂的国家闹革命,“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这种判断的逻辑联系或因果关系在哪里?纵观 “社会构成”复杂的国家,如法国、如英国、如美国……他们的革命成果让心狠手辣者攫取了吗?事实证明:革命成功与否与“社会构成”复杂与否、与国家属东或属西毫无关系。)很坦率的说,革命是一个听上去非常爽快激昂并且似乎很立竿见影的词汇(大多数人皆认为革命充满艰辛和危险,只有个别小年轻不读史书、缺乏阅历者才会认为革命“非常爽快激昂并且似乎很立竿见影”,革命是在民众已处于无法生存的绝地——比如赖以生存的土地被强卖了,才发出“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的声音的) 但是革命与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在当下中国,改良的路已经被短视的利益集团堵死,故革命虽未必是好的选择,却已经没有其它的选择)首先,革命需要有一个诉求,诉求一般总是以反腐败为开始。(革命的第一诉求是生存,不是什么“反腐败”。)但这个诉求坚持不了多远。(因为你前提错了,所以得出“坚持不了多远”的结论。)“自由”或者“公正”又是没有市场的(又是一个错误判断,恰恰相反,“自由”和“公正”根植于人心,最有市场,最具号召力。在中国的帝制时代的大众当中就很有市场了,更何况当代。) 因为除了一些文艺和新闻的从业者,你走上街去问大部分人,你自由么,他们普遍觉得自由。问他们需要公正么,他们普遍认为不公正的事情只要别发生在我自己身 上就可以了,不是每个人都经常遭受不公待遇,所以为他人寻求公正和自由不会引发人们的认同。在中国是很难找到这样一个集体诉求的。(不自由、不公正的待遇固然有时候是降落在个别人头上,但有时又普遍降落在公众头上。如下岗问题、土地问题、强拆问题、计生问题……你为什么对后一种情况避而不谈?否则为什么会有频出的群体事件?关于自由和公正的集体诉求已经不胜枚举了,你还在闭着眼睛说“在中国是很难找到这样一个集体诉求的“,何也?)这不是需要不需要的问题,是可能不可能有的问题。我的观点是不可能也不需要。(从古自今没有一个民族会不需要自由和公正,中华民族也不例外。认为中国不需要也不可能实现自由公正的只是你,因为你已经得到。)但如果你问我中国需要更有力的改革么,我说一定是的。

 

问:你为什么不去领导一场起义呢?

回答:开玩笑,就算我认同革命,并在上海起义,而且还稍具规模,官方只要一掐断互联网和手机讯号,我估计不用政府维稳机器出马,那些无法用QQ聊天或者玩不了网络游戏看不了连续剧的愤怒群众就足以将我们扑灭,你也别指望着能刷微博支援我,你三天上不了微博就该恨我了。(你来领导?让一个对革命的真正涵义都搞不清的人来领导革命确实不宜。但这跟互联网有啥关系?互联网和手机固然是革命的利器,但在没有互联网和手机的时代,人民是怎么革命的?)

 

问:那难道中国就不需要民主与自由了么?

回答:这是一个误区,文化人普遍将民主与自由联系在一起,其实对于国人,民主带来的结果往往是不自由。(不仅文化人,老百姓现在也这样认为:自由是诉求,民主是手段。不民主也无自由。)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 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说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能自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点社会关系的人,我可以自由的违章,自由的钻各种法律法规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为(你把混混、二流子需要的自由等同与所有中国人需要的自由了,你预设的前提是,中国人天生无道德——除了你韩不热斯基外。),所以,好的民主必然带来社会进步,更加法制,这势必让大部分并不在乎文化自由的人们觉得有些不自由,就像很多中国人去了欧美发达国家觉得浑身不自在一样。所以,民主和自由未必要联系在一起说,我认为中国人对自由有着自己独特的定义,而自由在中国最 没有感染力。(自由是基于人性的需求,甚至动物也有自由的渴望。中国人对自由没有什么“自己独特的定义”,就像中国人对吃饭、空气和水的理解与西方人没有什么区别一样。你把中国人的自由观定义为“自由吐痰”“自由违章”,而将西方人的自由观定义为“出版,新闻,文艺,言论,选举,政治”自由,这样区分有事实根据吗?我想问你wk村在维权行动中,他们口中喊的、布条、彩旗上写的是“吐痰自由”“随地便溺自由”“胡作非为自由”还是“要民主法制”“要人权,反独裁”?如你到wk村对村民们说:“你们要的自由不外就是随地吐痰屙屎屙尿的自由,就是胡作非为的自由”,你会得到什么样的回答?wk村在此次维权中表现的理性和秩序的事实直接就给你的“中国版自由论”一记响亮的耳光。

 

问:我认为中国顽疾太深,改革已经没有用了,只有来一场革命才能让社会好转。

 

回答:我们假设革命没有遭到镇压,当然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我们幻想一下革命,假设,革命到了中段,学生,群众,社会精英,知识分子,农民,工人,肯定不能达成共识。(革他们的诉求有差异,但也有很多共识。为什么不能求同存异?只要有共识,革命就可以成功。)而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人群,那就是贫困人口,这个数目大概是两亿五千万。你平时都不能注意有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甚至从来不使用互联网。既然革命能够发展到中段,必然已经诞生了新的领袖。没有领袖的革命一定是失败的,白莲教起义就是很好的例子,而有了领袖的革命,也不一定好到哪里去,太平天国又是很好的例子。(为什么专挑失败的例子而不提更近的辛亥革命的例子?辛亥革命取得了辉煌的成功,推翻了千年帝制。)中国式的领袖,绝对不会是你现在坐在电脑前能想象的那些温厚仁慈者。这样的一个领袖,八成独断专横自私狂妄狠毒又有煽动力,是的,听着有点耳熟。但中国人就吃这一套,也只有这一套才能往上爬,这个社会习惯了恶人当道,好人挨刀。文艺青年们看好的领袖一个礼拜估计就全给踢出局了。而越是教育水平高的人,越不容易臣服与领袖。所以这些人肯定是最早从革命中离开的。随着社会精英的离开,革命人群的构成部分一定会产生变化,无论革命的起始口号有多么好听,到最后一定又会变回一个字,钱。(在书斋中想象革命必然失败的图景,可笑。且革命的目的为什么就不能是“钱”?就你不为钱。)说的好听一点就是把应该属于我们的钱还给我们,说难听一点就是掠夺式的均富。(“属于我们的钱还给我们”这天经地义啊,怎么又是“掠夺式的均富”?)你们不要以为因为我觉得自己有点钱, 所以我怂了,害怕失去。在革命的洪流里,你拥有一个苹果手机,你是开摩托车的,甚至你会上网,你平时买报纸,吃肯德基,你都算是有钱人,甚至是有能力在互联网上阅读到这篇文章的人,都是充满着原罪的 被革命对象。(又是一个无需论证的武断假说,拿以往的辛亥革命来说,有多少人仅仅因为买《晶纸》、吃全聚德烤鸭就被“革命”了?只有伟光正的伪革命才曾经视富人有原罪。但也不见得将曾经买《晶纸》、吃全聚德烤鸭者都视为革命的对象。韩不热斯基将穷人革命者的心态想象得如此不堪吗?按韩的革命对象标准,俺梦驴肯定也逃不过被革命的危险。毕竟俺肯德基也吃了,苹果机也有了……十足一个革命的对象,可偏偏又是一个革命和尚,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有一亿家产的人比起有一万家产的人反而安全,因为他们打开家门,门口已经放的是纽约时报了。最后倒霉的还是中产,准中产甚至准小康者。以前人们在各种政治运动中自相残杀,现在的人们只认钱,所以很多人民已经被训练成只认钱的自相残杀者。所以你就想象吧。而中国人讲究清算,这也必然导致镇压。(在韩不热斯基眼里,人民就是“已经被训练成只认钱的自相残杀者”,在革命洪流里,全中国的革命人民全都成了暴民,很可怕。更可怕的还有“清算”——对伟光正的清算,所以韩不热斯基谆谆告诫:革命使不得啊。)

 

任何的革命都需要时间,中国那么大的国家,不说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权利真空。稍微乱个五年十年的,老百姓肯定会特别期盼出现一个铁腕独裁者,可以整治社会秩序,收拾一下局面。至于从百花齐放重新看回人民日报,这个真的没所谓。况且我们的一切假设都建立在军队国家化的前提下,所以这些都是幻想,连幻想都不乐观,就别提操作了。(“军阀混战”时代比一党独裁时代好五倍。不信你了解一下阎锡山治下百姓的生活如何?当年阎锡山治下百姓并不希望“出现一个铁腕独裁者,可以整治社会秩序,收拾一下局面”,历来“大一统”观念乃某些政治野心家和政客的观念,老百姓只要日子过得富足和自由,他们不需要什么人来一统天下,“整治社会秩序”,善良的老百姓天然有秩序。)

 

问:那你看埃及,利比亚??

 

回答:埃及,利比亚是被一个人独裁统治几十年(苏联、东欧都不是“一个人独裁”,而是一党独裁,但跟一人独裁比较,能坚固到哪去?),城市也不多,一个事件作为爆点,一个广场用来演讲,就可以革命成功。中国没有一个具体的个人能成为被革命的对象(怎么没有?比如九人的利益如一人,是不是一人独裁;五百家的利益如一家,是不是家天下?),城市,人口众多(埃及,利比亚城市,人口的绝对数也不少吧?其实,有时候城市,人口众多更有利于革命。),而且各种千奇百怪的灾难都发生过,G点已经麻木,更别提爆点了。就算社会矛盾再激烈十倍,给你十个哈维尔在十个城市一起演讲,再假设当局不管,最终这些演讲也是以被润喉糖企业冠名并登陆海淀剧院而告终。

 

当然,以上更是废话,最关键是就大部分中国人一副别人死绝不吭声,只有吃亏到自己头上才会嗷嗷叫的习性,一辈子都团结不起来。(这只是一部分中国人的德行,而且是动态的,可以改善的。在这里韩不热斯基又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在wk村维权行动中,40几个姓的村民空前团结,这就是事实的证明。)

 

问:你的观点非常的五毛党,是被政府买通了么?为什么不能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

 

回答:在这样一个非此即彼,非黑就白,非对既错,非带路党既五毛党的社会里,革命两字说起来霸气,操作起来危害更大。也许很多人认为,中国的当务之急就是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其实这并不是中国最大的急迫。相反,一人一张选票,最终的结果还是共产党代表获胜,谁能比党更有钱?五百亿就能买五亿张选票。不行加到五千亿。一年税收都十万亿呢。你和人家比有钱?你觉得你周围的朋友的公正独立,那样的人加起来也就几十万张选票。你看好的有识之士,能有十万张都不错了。(如果允许党员来去自由,其票仓将会剩多少?国民党曾经的人数和党产不是第一吗?结果如何?也免不了政党轮替吧。别以为人心都是可以用金钱买的,党内也有很多因分赃不匀而心怀不满者乃至受压迫者,真正的既得利益者只是少数——这也是独裁党的一个特征。看来“西方民主绝对是黑金民主”的说教对韩不热斯基的洗脑作用不可轻看,故导致如上看法。)唯一能和共产党抗衡的就是马化腾,因为他可以在QQ登陆的时候弹出一个窗口:谁选我马化腾,谁就可以得500Q币。此举估计也能获得两亿张选票。但问题是,到时候马化腾一定会入党的。民主是一个复杂,艰难而必然的社会历程,并不是什么革命,普选,多党制,推翻XX,这些脱口而出的简单词汇可以轻易达成的。如果你对司法和出版都从来没有关心过,你关心普选有什么意义呢。(关心司法和出版和关心普选必须有先后吗?为什么必须先关心司法和出版?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出版关他鸟事?但一人一票的普选却跟他的权利直接相关。)无非就是说起来更拉风一点。这和那些一说起赛车只会提F1,一说起足球只知道世界杯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问:我觉得中国的革命和民主只是时机的问题。你认为什么时机最合适。

 

回答:革命和民主是两个名词,这两个名词是完全不等同的,革命不保证就能带来民主,这个咱们不是早就已经证明过一次了嘛。(革命带来民主的,咱们不也证明过一次了吗?)历史曾经给过中国机会,如今的局面则是我们爷辈的选择。(是你爷辈的选择,不是我爷辈的选择,更不是全体中国人的选择。)现今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国家,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急需要改革的国家。如果你硬要问我在中国,什么时候是个革命的好时机,我只能说,当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但这样的国家,也不需要任何的革命了,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到了那个份上,一切便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也许你能活着看见这个国家的伟大变革,也许你至死都是这个死结里缠绕的纤维,但无论如何,你要永远记得,错车时请关掉远光灯,也许我们的儿女将因此更早的获得我们的父辈所追求的一切。(这个“远光灯”的比喻不外就是“素质论”而已,你主子也唠叨多年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