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椠体书(一)  

2010-07-16 12:58:55|  分类: 梦驴的传统笔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椠体书

裴光辉

 

  自清代阮元、包世臣倡碑学,经赵之谦、康有为等发扬光大,中国书坛遂分两大阵营:帖派书家和碑派书家。期间亦有出入于两者之间者:或引碑入帖,或引帖入碑。然依据其“以帖为体,碑为用”抑或“以碑为体,帖为用”之情状,仍可将其归属于帖学或碑学两大体系。一个半世纪以来,书家追源溯流、博采传统,“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创造出各具特色之个人书风,然终逃不出非碑即帖之藩篱。

  帖派书法和碑派书法实际上演绎着中国艺术的两大美学传统:柔美和壮美(亦即中国阴阳哲学观之体现)。在柔美的整体审美风貌之下,复有流美、萧散、飘逸、闲远、幽雅、淡穆、冲和、静虚……诸多审美意象;在壮美的整体审美风貌之下,复有雄强、豪迈、朴茂、凝重、苍劲、浑厚、奇崛、壮伟……诸多审美意象。

  在笔法上,帖派书法以中锋为主,侧锋为辅;碑派书法以侧锋为主,中锋为辅。这自然是围绕着其或柔美或壮美的审美理想而设的。

  在帖与碑两大审美传统之外,有没有第三种审美理想存在呢?今人能不能跳出非碑即帖的“宿命”呢?此乃吾数十年书法实践中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2009年,在鉴赏古籍版本中,面对数册宋版书和明版书,我突然得到启发:这宋版书页和明版书页不正是一件件非碑非帖而风格独异的书法作品吗?难道书法创新的第三条道路就隐藏在这宋椠和明椠书页上?

  古今版本玩家那种对到手的宋版书废寝忘食、如痴如醉的的情形仿佛浮现于眼前。与其他玩项迥然不同的是,民国以前的版本玩家都是大学问家,自南宋以来,经历代版本学家的辛苦劳作,为后人营造了一座辉煌的版本文化宫殿,这在世界文化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而版本鉴赏家们所钟情于斯的,除了版本之珍稀、版式装订之讲求、墨色纸张的古雅,其雕版印刷字体的魅力更是一项令版本鉴赏家们为之倾倒的艺术。遗憾的是,对宋明版本书上的“古印刷体”书法的玩赏几百年来一直被锁定在版本鉴赏家圈子内,它竟然未能如北魏墓志和造像记那样延伸到书法领域,乃至引起一场书法史上的革命。同样是椠刻之字,其身后的“书法待遇”之差别竟如此之大。难道仅仅因为“宋体字”的发明者是大奸臣秦桧?尤其是宋版字体保留的“书意”(毛笔书写的意味)一点也不比大多数魏碑少,而其枣梨板上的刀味亦自有别魏碑石板上的凿味,这些难道不可为书法家所取镜的珍贵资源?

  进入2010年,我对“宋明版本字体与书法创新”这个专题有了更深一层的思考。我发现,无论宋体或仿宋体,其实它代表的并不仅仅是一种印刷字体,曾几何时,它已经成为中国版本文化和典籍文化的标志符。今人常它用装饰于与中国文化有关的场合,如书籍封面、学术报告会场、老字号招牌等等。显然这些“古印刷字”,很容易营造一种古香古色的文化气氛。这说明宋明版本字体在大众潜意识中已经扮演着一种传统文化和高雅文化角色,它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种象征符号。

  因此,在书法创新中引入宋明版本字体的艺术因素和象征因素已经不仅仅是书法技法或风格的求新,不是书法自身体系内的变革,而是基于文化视野的更宏观的创新。这是古老的版本文化与书法艺术的对接与融合,我相信只有基于文化的,而不仅仅是基于书法的创新才有可能超越“非碑即帖”的百年轮回,中国书法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那么我创新的这种书体该何以名之呢?在版本学上,宋版书习称“宋椠”,元版书习称“元椠”,明版书习称“明椠”。我觉得这个“椠”字很准确地勾画了古代雕版印刷字体的形象,于是我的创新书体不妨名之为“椠体书”。

  椠体书在文化诉求上力图唤起鉴赏者对古老的版本文化的追忆,是“文化乡愁”在书法表现上的一种宣泄。故“枣梨刀味”(椠刻味)必然是一种自觉的技法追求。为达到这种韵味,牺牲掉一些千年固守不易得笔法准则是在所难免的。比如“中锋用笔”在椠体书创作中就不得不舍弃不用,而以偏锋用笔为尚。这也许是个大胆的“妄为”,如“以书法的名义”,似乎必须保住“中锋”这个“底线”,否则或将有“不懂书法”之讥;但如以“文化的名义”,我又必须拿掉中锋,不如此无以实现既定的文化使命,所谓“跳出非碑即帖轮回”将成空话。两“害”相权取其轻,书法的文化理想毕竟是远远重于区区书法技法的讲求的。好在清代的金农先生做了我的挡箭牌:其惊世骇俗的“漆书”就是拿掉中锋而专用偏锋的,如谓我不知书则不知金农知不知书?

  椠体书有正书、有行书两种,每种之下复有多种风格变异。

  椠体书在创作上并不是宋明版本字体的简单复制,而是有所取舍、有所创制:点画形态上在凸显其枣梨刀味的同时,也尽量体现毛笔书写意味,在结体上舍弃宋明版本字体四平八稳的平正体势,而易以欹侧变化、不守故常之逸态。布局亦不取版本书页过于整齐划一、若布算子之章法,而易以或疏或密,或紧或松,顾盼呼应,灵活随机之局。

  其追求的总体艺术风格是冷逸奇峭、萧散玄远八字。或谓极热之岩浆往往被冰冷的岩石所包裹,所谓“外冷中热”是也——如是理解亦可。

(按椠体书在我的“新西夏文书法”中已见运用,可参见之)

 

椠体书(一) - 释梦驴 - 释梦驴的博客

 

椠体行书:酒后漫书修禊帖,茶闲细看勃泥青

(按此联乃自撰。“勃泥青”者,即“苏麻泥青”也,指代元至明初之上等青花瓷。)

 

 

 

椠体书(一) - 释梦驴 - 释梦驴的博客

 局部1

 

 

 

椠体书(一) - 释梦驴 - 释梦驴的博客

局部2
 
 
 

 

  评论这张
 
阅读(6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