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云山打铁——《闲打铁》读后  

2009-12-09 22:40:14|  分类: 杂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云山兄送来他的散文集,曰《闲打铁》。

  “很期待给我写一篇感慨啊” 

  这样的话还真有“云山派”的风格。

  与云山订交时间不短了,但已不记具体在那一年识荆的。近几年我很漂泊,与旧友一聚总是个奢望。日前云山约访,蓦然一见,还真长成一副“打铁”的模样了,在我的记忆中,云山没那么壮实,转念一想,毕竟是越过不惑之年的人了,自然会发福的,还一脸亮堂,一如他集子上的玉照。

  我说:“书名取得好,是否与《世说》里嵇康锻铁的典故有关?”他说:是取“门前打铁,门后写诗”的意思。呵呵,那也挺有意思。翻书一看,自序的标题果然就叫《门前打铁,门后写诗》。但当我读完集子,仍免不了与嵇中散锻铁产生联想。何以如此?我想“闲散”和“淡然”应是二者的关联之所在吧。其实作为一方金融业主管的云山,其俗务并不闲淡,但其心灵深处却保有一片闲淡的天地,以放飞诗绪、栽种雅好,这尤为难得。

  现在城里很难看到打铁的情形了,但我辈还来得及一睹打铁之风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承天寺山门前就有一打铁摊子。那时我就读的红旗小学(现名晋光小学),因毗邻承天寺,故上下学都能看到两位打铁师傅在锻打铁器。拉风箱的呼呼声、锻铁的叮当声、铁器摁到水里退火时的“吱吱”声组成一支美妙的乐曲。“以后我也练一手”童心看到的只是锻铁的乐趣,其实打铁的真正乐趣是在有闲之后的。我想这也许是云山在打铁之前冠一“闲”字以作书名的缘故吧。

  也正如打铁一样的质朴无华,《闲打铁》也是“大朴不雕”的原生态文字。甚至方言区普通话的“不规范”也不加打磨,领略这种“绿色非转基因乡土国语”,别是一番风味:“管制得有些不近人情”“直言某些人龌龊所在”(《想起父亲》)“他没某些读书人书概不外借的性癖”(《玉琯调阳》)“那沙哑的鸡公声还是没有变”(《乐天知命》)“妻儿本是一册没有文字的书”(《一枝春占早》)

  亲情和友情,是《闲打铁》主题之一,这方面的篇章尤其令我动容:“‘父母是在家佛’说得极是!想当年,故乡旱得水井干涸,我与母亲挑木桶沿古城四处寻水于寒冷的冬天,我在井底勺水,母亲在井沿边问:儿呵,冷吗?冷吗?……叫唤个不停,当满桶的井水从井底提到井沿,我沿井壁爬上井口,见母亲一直在打颤,我才明白何谓大爱。”(《玉琯调阳》)——这种不加雕饰的纯水墨的白描最为传神,真挚而深厚的亲情友情往往以这样的文字直达灵府而为读者感同身受。

  云山情意绵绵。乃至从未谋面,仅因“神交”(心仪其作品和风范),就能满怀深情抒写“怀念”之篇——如《北窗斗室》。此篇不但对北窗艺术有准确而透彻的解读,其结语“真想有机会到他的书房去走一走,看一看”实令我感慨再三。集子其它地方也一再提及北窗翁,仰慕之情流注笔端。我未及冠即从先师染翰,沾溉颇殷,竟至今未能有一怀念的专文,而云山仅收藏其作品若干而已,即已如此神往,实堪惭愧啊!

  云山的交游,于集子中也可见一斑,其中与文艺界、收藏界和佛门的许多因缘皆可圈点。其艺术修养、好尚、收藏之“斩获”均令人不胜唏嘘。

  作为一位中年作家,云山的散文是可以独树一帜的。相信他的第二本集子将更精练、更丰富、所锻之铁更炉火纯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