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三不鉴  

2009-12-06 09:54:14|  分类: 《格古日记》类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不鉴

裴光辉

 

  曾在《中华博古》网刊登我的“十不鉴”声明,谢绝对十种收藏品进行鉴定。如今再提出“三不鉴”,乃是针对送鉴者身份的。我对“身份”之虚妄曾予以质问(可见装置作品《身份》),而今却又要甄别送鉴者身份乃予鉴定,岂非矛盾?是的,一个人的“身份”固然是虚妄的,但它在红尘之中的“作用”却无处不在,它甚至能“锁定”某一特定人群的“共性”,以致你对具有这种“身份”的人群避之唯恐不及,此所谓“吊诡”者乎? 佛家不亦云“性空假有”?因此,既洞察“身份”之虚妄,又正视和规避虚妄之害,又不矛盾矣。

  三不鉴者:贪官不鉴、不良房地产商不鉴、涉诉讼者不鉴。

  一、贪官不鉴

  从业二十余年,遭遇贪官亦复不少,有少数竟是省部级以上之大贪。不鉴之理由甲乙丙丁可列数条,就不用说了。更有卷入政治漩涡之风险诚非一般人之所知者。我在京城的一次遭遇至今想起还惊魂不定呢,好在当年及时抽身,谢绝某大员的“提携”,方免罹无妄之祸。或问,你又怎么判断其贪与不贪呢?其实这是很快就可入门的活:其宅之豪、其用之奢、其“宝”之众,都是很好的物证。且今日中国之高官,其贪渎之比例与市场上古玩赝品之比例相当,都是99%以上者,而清官求鉴者亦不是绝无仅有(俺也偶遇一二),但清官之数也跟市场上古玩真品之比例相当,都是1%以下者。为贪官鉴定,无异于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吾不为也。为此也失去了不少鉴定费收入,但此又有何可憾?

  二、不良房地产商不鉴

  大陆的房地产商与大陆的高官一样,大多是有原罪的。且其勾结政府官员,血腥圈地,压榨残害百姓之恶行如今已是有目共睹。其嗜血之本性又往往为其所谓“公益事业”及附庸风雅之“集藏秀”所掩盖。然“公益”毕竟洗刷不了原罪,附庸风雅、文化包装也脱不掉其“穷得只剩下钱”的无文化无教养之俗胎。前些年来求教的此类土财主亦复不少,不妨举一实例以见一斑:有个泉州的房地产商,慕名求教多年。其人表面上“很会做人”,且文化包装之功夫也做得不差。吾一时为其迷惑,以为土财主中竟然有此一品,实属难得,竟引为知己。为其鉴定多年,鉴定费竟一分不取,这除了因为把他当知己相待,还因为他亲口对我声称“所有藏品今后一件都不卖”,既然他声称不是投资做买卖的,兼以为朋友之情,综合考虑,我就不好意思收他的鉴定费了。当然,他给的小恩小惠也是有的,这乃是他“会做人”之处。但与鉴定费岂能相提并论,其间的差额自然是很大的,但作为朋友是不会介意这些的,此乃我当时的想法。后来,他开发一处楼盘,说为我交了首付,其余让我按揭,让我挑一套公寓。其实这4万元首付我并非没有能力交付,但既然他盛情相助,我也不好拂其好意,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后来坊间竟流传他馈赠我一套公寓的说法。当时下房地产成本在网上被披露以后,我总算清楚,他只是少赚我4万元而已。但毕竟还是帮了我,我还是很感动的。其间我不收稿费花半年功夫为他编了一本藏品集。集子出来后,他瞒着我在古玩街开了一家古玩店让其儿子经营,当年所谓“不卖一件藏品”的豪言竟成为欺人之谈。其实这倒也无所谓,藏品是他所有,他有权做任何处置。但接下来的事,就让我大跌眼镜了:我入住的那栋楼的隔层原来是用来停车的,是算入公摊,属于全体业主共有的,却被这位房地产商兼大收藏家暗中卖给第三方做仓库(等于卖了两次)!友情破裂是无可挽回了,他为维护自己的脸面,乃“抢占道德制高点”,“先发制人”在朋友圈中乃至公共场合对我进行抹黑和攻击。此时,我总算彻底领教了中国不良房地产商的无德、无信、无情和无义,以及其手段之利害。故“不良房地产商不鉴”这条乃是付出沉重代价得出的。

  三、涉诉讼者不鉴

  此指送鉴人与送鉴物皆涉及诉讼者。此种身份即与送鉴物有关的原告、被告以及相关的司法机构、法官、律师等。以行为言之,即所谓文物艺术品之“司法鉴定”也。我对文物艺术品鉴定家和文物艺术品鉴定机构是否有资格、有能力从事“司法鉴定”是持怀疑立场的。原因有二:其一,文物艺术品的鉴定没有绝对结论和终极结论。这是它与指纹鉴定、伤残鉴定等一般的司法物证鉴定的根本区别,它的结论永远都是动态的,这乃是它的特殊性所决定的。其二,鉴定人作为“人”这种生命形态的有限性决定了他(他们)不可能洞察万物的真相。人的有限性早为东西方哲人所揭示,故孔夫子说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论语·子罕》)格拉底也说:“我只知道我一无所知”。他还要人们“认识你自己(know yourself)!”故鉴定人的“所知”是有限的,其结论永远是“人的结论”,永远处于“仅供参考”的地位,时刻处于“被新发现推翻”的状态。故贸然接受涉及诉讼者的鉴定请求是完全有可能出入人罪的。然而偏偏有一些鉴定家和鉴定机构推出所谓的“文物艺术品司法鉴定”,此乃对人的有限性缺乏认识、不能“认识自己”的浮躁之举。而法官和司法机构竟然认同这种“司法鉴定”,并以此断案,其法理精神何在?鉴定家啊,先认识你自己吧!不要总是摆出一种“真理在握”“无所不知”的架势,以为你能“指点江山”,以为你“永远正确”,以为你“一句顶一万句”。你应该知道,其实你只是一个在专业里稍微有点经验的人而已,你的本质仍是一个有限的人,你代替不了无限的神。你一鉴定,神就在那里发笑了,而你居然敢于接文物艺术品的“司法鉴定”这种僭越的活,而罔顾可能出入人罪的危险,真所谓“无知无畏”者也!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