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年高未必德劭——兼论文物鉴赏界老专家“晚节不保”现象  

2007-04-15 19:02:19|  分类: 《格古日记》类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高未必德劭

——兼论文物鉴赏界老专家“晚节不保”现象

裴光辉

  自文明肇始,“年高德劭”几乎成为华夏民族的所有成员的共识。这也是“敬老尊老”的一个重要的理论前提。“敬老尊老”不是因为他们“年高”,而是因为其“有德”,故尊之敬之。传统文化的逻辑是:年岁愈高迈,德行愈高洁。故曰“年高德劭”。很久以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尽管古往今来也出现过诸多“恶老”,其人活得越长,恶业越深,以至“恶贯满盈”。(汉语中也有“老奸巨猾”之类贬斥老而不德者之辞)但我那时总以为那是偶然现象,不影响“年高德劭”这条“基本规律”的准确性。事实果真如此吗?

  记得鲁迅先生也曾经以为“青年总是进步的”,但吃过几次所谓“进步青年”的亏后,方醒悟,原来进步与保守跟年纪无关,青年人中竟不乏保守反动者。(虽然“青年总是进步的”的这种莫名其妙的理论早已经先生证伪,但现在仍有很市场)那么,与此反向的理论,即所谓“年高德必劭”的传统看法是否也存在着理论和事实的误区?答案是肯定的。理论上,“年高德未必劭”。“年高”与“德劭‘之间并不存在因果联系。事实上,“年高”德也未必“劭”,这是可以用我的许许多多在生活、工作中的耳闻目睹甚至亲身经历来证伪的。

  我个人吃过所谓“年高德劭”者的亏亦复不少。这种事情,不但在“第三世界”的国内碰到过,在被认为传统价值观最后堡垒的港澳台以及海外华人界我也领教过。有一年,台北关帝庙翻修,“年高德劭”的董事陈某专程来泉州约我撰书丈二尺对联若干,言欲镌刻大殿的柱子上。润资约定后,我即在约定时间内交货,事后即杳无音讯,分文未付。“义薄云天”的关帝老爷在上天有灵,不知当作何感想。又有一次,澳门前“推委会”的某成员拿出一堆墨渖未干的所谓明清大名家作品和所谓的官窑瓷器、元青花,声称是祖上流传有绪的传家宝见示。说因为资金缺口较大,欲“拜托先生鉴定后推荐大陆拍卖会拍卖。”当我明确给出“全军覆没”(全为赝品)的答复后,老先生仍不甘心,来函说,“只要先生认可,海外就有人买单。事成后不会让先生吃亏。”我再次表明不做此违心之事。但其人仍在海外媒体宣扬其“家传宝物”都“经过中国大陆裴光辉大师鉴赏”,真欲陷我于不义也。此又是“年高”德也未必“劭”的很好例证。(此老且又是有极高社会地位者,可见有极高社会地位者德也未必“劭”。近年遭遇“年高德不劭”者也不乏政府要员、政协委员及各界名人之衮衮诸公。故春秋时的鲁国乡民曹刿说“肉食者鄙”也不无道理。)

  今日文物鉴赏界的老专家口碑日下,也已经是毋庸讳言的事实。国家授予其人崇高之地位,而不珍惜其羽毛。领国家俸禄而无心本职修炼。四处走穴,热衷于鉴赏界各种名目之会议经济(“会议经济”一词出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内地报章。是对以“会议”之名,行商务之实的活动的称呼。如今许多所谓鉴定会、培训班、研讨会等等实际上也是一种会议经济),如果仅仅是本职外走走穴,或给各种会议经济当电灯泡,也只是“大醇小疵”,无可厚非。尤不当人子的是:常常鉴假为真,或鉴真为假,甚至犯常识错误。这种情况如仅是专业水平的原因,则应该加强专业学习,做到“活到老学到老”、“与时俱进”,而不应再频频“出山”,误导后学;如是因为金钱诱惑而故意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则属道德修养问题。而此后一种情况为数亦复不少,故收藏界称其为“晚节不保”。

  文物鉴赏界“晚节不保”的老专家,何以如此之多?这是很值得人们深思的。盖因此辈老专家已不比晚清民国以来大多数鉴赏家(也就是这些老专家的前辈们)——晚清民国以来鉴赏家和古董商大多是传统职业道德的恪守者,并且敬畏神明,相信因果报应。故不敢做亏心之事。而如今的文物鉴赏界“晚节不保”的老专家,经过四九年以后“无产阶级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改造”,已经确立“无神论”和“唯物主义”世界观。更经历“反右”“文革”的“洗礼”,人类与生俱来的宗教情怀已荡然无存。独夫语录告之云“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故还有什么“顾忌”?还有什么“敬畏”?印光大师云“以知因果,则不敢自欺欺人,做伤天害理、损人利己之事。”(《印光大师文钞·三编》)斯辈老专家“晚节不保”,为当世所诟病,正犯不知因果上。大凡世间万事万物,皆处于因果链上,因果律是佛陀的一个伟大发现,岂止是“劝善”而已。它揭示了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产生发展演变的一个最基本的规律。然而“无神论”和“唯物主义”者当政的国度对之甚不以为然,结果导致各种人道主义灾难和世风日下。这种恶果自然也发生在当今中国的文物鉴赏界和艺术品市场。造假贩假者不信因果报应,破人钱财而心安理得;鉴定家不信因果报应,而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而安之若素。

  文物鉴赏界固然不止是老专家“晚节不保”,也有中年专家走歪门邪道的情况(不在本论题),但“晚节不保”老专家(尤其是一些知名老专家,以及被称为“国宝级人物”“大师”“泰斗”者)的社会影响由于传统的认知而更具诱惑力和误导性,这种人“年”固“高”矣,但“德”尤为下焉,凭什么称之“年高德劭”也?可悲的是,这种“年高德不劭”“晚节不保”的知名老专家在当今中国文物鉴赏界竟然不在少数!而其根源之所在,就是信仰缺位和人文精神的失落。“重建人文精神”曾经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思想界的一个重要话题,但在变异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还带上一个“社会主义”红帽子,可谓怪胎)浪潮下,“重建人文精神”的理想显得离我们愈发遥远,甚至有可能最终落空。

  面对这么些灵魂被金钱掏空的老专家,我深为其“晚节不保”而惋惜。他们中的许多人曾经在各自的专业上有很大建树,或抢救过国宝,或发现了重要窑口,或著书立说,或参与国家各种文物事业……都在“新中国文物事业”中洒过汗水,献过青春。而国家也没有忘记他们做过的贡献,都授予他们相应的荣誉和地位。但这些荣誉和地位竟然成为其晚年昧心敛财的资本,以致“晚节不保”。 呜呼!

  我辈中年鉴赏工作者最终也必将步入老年,在金钱诱惑面前能否始终保持清醒,坚守职业道德,珍惜羽毛,洁身自爱,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人生大课题。除了不断加强业务学习,还应在精神层面加强人生修养,保住道德底线,否则“晚节不保老专家”的桂冠也将不期而至戴在自己头上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