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撒莱宫所藏一组中国瓷器(十三)  

2006-09-08 23:31:21|  分类: 译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撒莱宫所藏一组中国瓷器(十三)

注释:

8b 该词似乎源于伊朗,与俄语中表示瓷器的单词ФАРФОР相似。

9 11.正如科里斯(Collis)指出的那样,马达班只是断断续续地作为港口。1400年后,横贯半岛的磨癸-图纳索云要道(Mergui-Tenasserim route更为常用。在当地的方言里,其中的后几个名称的发音发生变化,听起来想马达班(Martaban)音;因此,有可能,后来这一词语被笼统地用来泛指来自东方的此类型的所有器皿。

10Tahsin Öz先生非常热情地向我提供了他最近出版的关于这份清单目录的副本(21),我在此处翻译了其中的一部分。Percival David12)爵士也出版了本清单目录,记载的日期为1504年,显然,他没有提供确切的月日时间,这是可以转化为写一个公元纪年。

11.早在1883年,Charles Schefer把这部极其有趣作品中的三个章节译成了法文(45),但其后这部作品似乎被人们冷落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Paul Kahle 教授对作品进行了专门研究(27),其间他声称他已完成了作品的全部翻译。这部译作似乎没有出版,尽管该作者在另三篇论文中引用了译文(252628)。

12.本人在伊斯坦布尔口头获得此信息,未能考证文献记录。

13. 此处,不能不提到Ali Ekber所谓正德年间在位的中国皇帝自己也皈依了伊斯兰教令人吃惊的说法。虽然,据了解这位皇帝是个性格乖戾,反复无常的年轻人(十五岁时当上皇帝,卒于31岁), 但是,考虑到中国皇帝的起居生活都是在密不透风、无法撼动的习俗陈规中度过,如此重大的信仰事件的发生似乎根本不可能。此外的一个很大可能是,这位皇帝身居官场和儒教的庞大体系中,他皈依伊斯兰教,如果确有其事,也将不会被公布于众,更不会载入史册。这一时期的年鉴(明史,16)没有相关记录,如果后来的历史学家竟能容忍这一史实隐藏于史册,确实难以让人置信(明实录)。这篇作品及相关的文献须进一步研究。综合各种可能性,对于这一问题,我认为有待进一步探讨研究,尽管我倾向于Laufer(32135)Kahle(27101)的观点,他们在这一点上,对Sayyid ‘Ali Ekber的诚实表示怀疑。当时,每个到东方的穆斯林教徒都希望能记录他的见闻经历;而且,教徒提供证明自己在不信教的人群中传播伊斯兰教的证据越多,就越能博得君主的喜爱,得到的奖赏也就越多,这也是顺理成章的情况。大量的证据证明,正德年间穆斯林教徒很受朝廷恩惠(参见39,注释),Sayyid 从这些人中搜罗些消息,也就不足为怪了。他本来就有激情,再加上在北京所见所闻的刺激,他的笔难免就会插上翅膀,时而把他的叙述带出了事实的严谨边缘。

13a. 应该提起的是,在苏莱曼(Süleyman)的漫长的执政中,分别于1534年、1548年和1553年,向波斯发动了不下三次的军事出征;前两次的军事出征中,他的军队曾一度占领大不里士,其中的一次占领长逾一年。尽管我们没有详细的史料记录,但仍不难相信由于战争的缘由,另有瓷器落入土耳其人的手中并被运到君士坦丁堡。

1436,页码99132

15Tarikh Ata, 第一卷,43页。并2231页。Tarikh Ata 和以下16条、18条参考书目未列入参考书目,因为它们摘自于在伊斯坦布尔的谈话,无法获取其版本、时期等进一步信息。

16Seyahat Name (Voyages d’Evliya Celebi),第一卷,228页。

1712, 页码18

18Silahar Tarikhi, 第二卷,562页。

19.伊斯坦布尔口头提供的信息,无法获得文献参考。

20.参看13页。

2115,图版5156,图版343号图版即34No. 1370

22.有人提出,这种切去表面,以浮雕法来表现花草卷曲的装饰方法,如戴维德(David)花瓶上的,出现得更早(比如元朝);并且认为在花瓶表面使用浮雕装饰的例证属于明朝。所提供的这些证据似乎不足以成为这样空泛归纳的依据。

23.参看56,图版19并把边沿的处理方法同本文图版14a展示的青花瓷盘碟的边沿处理进行比较。

24.参看,特别是56,图版10-14,阿德比尔(Ardebil)藏品中也有相似的青花瓷。齐默尔曼(Zimmermann)的藏品图版6显示的青瓷大口水罐在十五世纪早期的青花瓷中也有类似的出现过。

25.此处提到这些瓷器并不是因为它们本身固有的优点,而是因为,正如将在阿德比尔(Ardebil)的藏品中看到的一样,许多瓷器的黏土或釉上刻有姓名,而这位十九世纪的将军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个历史悠久,以前只能依靠猜测的流程的有名例证。

26.参看:56,图版3637;及34,编号14961505

27.  参看:56,图版52b

28.参看:56,图版6061a。 本条关于明朝后期瓷器出现标示的频率的信息来自齐默尔曼(Zimmermann)。由于时间原因,无法仔细研究后期的瓷器,但是简单地浏览下本部分的藏品,在瓷器数量和标示出现方面,似乎印证了他的说法。

29.参看:1,注释。

30.参看:4326页。

31:参看:Hobson, 16,图版5a, 此图展示了一只白瓷碗,刻有图案及“大明宣德年造”的字样。这类白瓷精品可以参看齐默尔曼(Zimmermann)图版2的前景所示的展示柜中的瓷器。

上面的大碗通常被认为是十五世纪初期的造型,展示柜中的大口水罐和其它的瓷器亦是如此。

32.参看:Hobson, 16,图版7

33.人们对于这些作品几乎是与无所知。伊朗和印度曾被提到过,博物馆的员工说有些是在土耳其本土制作的,但是找不到任何真实的数据来证明。如果是在伊朗制造的,奇怪的是当地却没有留下任何瓷器,但在阿德比尔(Ardebil)藏品中,伊斯法罕(伊朗城市)的齐赫尔苏图(Chihil Sutun, 马什哈德[伊朗东北部城市](即麦什德)阿斯坦科德斯博物馆(Astan Qods Museum),以及固里斯坦王宫(Gulistan Palace的后期瓷器中,本人都未发现。(来自阿德比尔(Ardebil)一对白色永乐瓷碗碗沿有无图案的黄金条饰,但做工粗糙,不在本文讨论的瓷器之列)。认为产于印度的说法很有意思,有必要深入研究。齐赫尔苏图(Chihil Sutun有一只弘治年代的瓷碗,白色、无图案、精巧,有字“Shah Johan Shah Akbar”,堪称此类中的佼佼者。

34.参看:56,图版80

35.图版37a38b中可见此种裂纹。瓷器表面的纹理的问题,有时被视作性质的表征,似乎研究不够深入。实践中,当然,这一方面瓷器中能够进行研究的唯一部分是底沿或未上釉的底部,如果有的话;而且,这些方面的精致和粗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制陶工成品的方式。要想对黏土的真正纹理进行切实的了解,只能观察干净、整洁的断裂处,这意味着,除非出现意外,否则对瓷器的瓷体的研究是无法进行的。就像一项简单的实验揭示的那样,企图通过在边沿挫出个小凹槽或在底部钻出个浅眼的方法,来获得黏土的新鲜样本,也只能适得其反,无法成功。挫或钻将会打磨瓷器的表面,因而破坏了其原本的结构,以致无法辨识真正的面目。这种方法对于获取黏土的原色比较有用处,黏土有一层铁红的表面,或由于自然或者人工的原因,而发生褪色。但即使如此,依然要小心翼翼,务必认识到所使用的工具上的金属能够造成陶瓷变色并不是耸人听闻的。

36.也许是陶土净化的程度差别巨大,或者土壤的铁含量出现较大的局部差异。有些盘碟似乎天然就呈微红色,而其它的一些看起来仿佛烤制前已经在底部涂了某种含铁的敷料,来特意增加效果。依然在其它瓷器的底部,铁并没有使表面变红却在白色或黄白色的黏土上显出了黑色的斑点。十五世纪时,用某种磨料把无釉底部的部分或全部的微红色研磨掉,是一种常见的做法;在这些较早的瓷器上,这种做法可能已经使用。

37.没有证据表明这一要素同单件瓷器的年代有任何关联。

38.与此例外的是费城展览中出现的两个瓷碗(参看:33,编号53108)。前者,系宣德年代的瓷器,现藏于佛利尔艺术馆(Freer Gallery of Art),编号54.4

39.整组中最精美的瓷器之一是牛津所有的一只瓷碗,碗沿内曲,碗足高挺,状若茎干,有水平凹槽,底部花哨。参看:4

40.十四世纪和十五世纪的瓷器中均未发现高脚杯。根据推测,可能航运过高脚杯,但是没能够保存下来,迪摩瑞德微型画(Timurid miniatures中展示的托盘上的小碗和高脚杯,似乎也佐证了这种推测。参看:3,特别是图版8b10b

41.费城目录(33)中的第1至第12栏对这些类型都有图解,除第10栏外,关于此栏可参看以下注释42。更完整的目录,请看附录Ⅰ。

42.参看:导论,页4及附录Ⅰ。

43.参看:以上注释4,第2页。

44.本人依然不能肯定尼尔森陈列室Nelson Gallery)梅瓶的确切的年代,在费城展览会(Philadelphia Exhibition(33,No.10),把它归入十四世纪的瓷器。其上的主要风景和人群,画法上乘,但瓶肩和底部的波涛及岩石与此组瓷器的风格有些格格不入,倒似乎更接近十五世纪的类型。此瓶似乎与31,图版 30-3334-3637-4041-42中的瓷器同属一类。本文作者有一只小花瓶的三块碎片,类属于本组瓷器,其中一块上有人足和腿的部分,腿上可见具有游牧民族特征的绑腿服饰。

45.参看:42,页码4-5

46.这种似狮的麒麟在本卷所图解的瓷器中未发现,但在阿德比尔藏品(Ardebil Collection)中的同时期的瓷器上发现了此类型,例如,29.40829.47529.523,29.552。后两个花瓶所展示的画面同以上的描述相反:即,似狮的有黑色大鳞片,似鹿的有白色小麟。另一个例证出现在暹罗(泰国的旧称)的一只花瓶上,但图版40未能展示其景物。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