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撒莱宫所藏一组中国瓷器(十)  

2006-09-08 23:27:24|  分类: 译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撒莱宫所藏一组中国瓷器(十)

早期的青花瓷

 

随着对明朝瓷器熟悉程度的加深,瓷器的造型和纹理的某些特征也开始彰显出来,而设计元素的结合和处理的某些方法构成瓷器彩绘匠的专业词汇,并且开始形成一致,这样,“老朋友”相识变得简单而迅速。然而,必须要补充的是,这种状况并不是万无一失的,一件后期的仿制品甚至一件平常的赝品总能时而不时地逃过最敏锐的眼睛;但总体而言,一件这样或那样的瓷碗或者花瓶,一瞥之下,还是能够轻松断定它是十五世纪还是十六世纪的物件,而事实情况也确实如此。同样,对某一个世纪的瓷器也可以进行大致的划分,因而一双老练的眼睛会辨识出一件瓷器是归属于世纪初还是世纪末,也能把任何类别中的一件瓷器归类到几个时期中的某一个时期。这是个棘手的问题,我们对各省窑和出口瓷器品种来源的了解还存在着许多空白,意味着“年代不确定”依然是个庞大的范畴。但是,对于王宫的瓷器和其它质地优良的瓷器,人们期望着更加精确的鉴定。而这种不可言状的意识在考查托布卡普·撒莱宫早期的青花瓷时已被唤起。在那里,有些瓷器人们早已熟知,因为在欧洲和美洲也有相似的,所以很轻松地进行了归类;而此外,还有一些类别让人们无所适从:十五世纪的标准范畴里没有它们的位置;而把它们归于十六世纪或更晚时期的瓷器,又显得更不恰当。然而,它们在本组瓷器中却又显得是那么的一脉相承。

除了下面将要详细讨论的设计之外,这些瓷器的物质特征也使它们与众不同、独属另类,而且如果它们未做任何修饰,那么它们的独特之处会更明显。从整体而言,这些瓷器体呈罐状、体态庞大、质量沉重,充盈着一种雄浑的气势,绝然不同于十六世纪大小相仿、重量一般的瓷器。这些瓷器虽然做工细致巧妙,却无精致优雅或者人们常说的高雅时髦之气。底部皆未着釉,显露出的胎土触摸起来似乎没有十五世纪早期的珍品光滑。然而,它通体洁白无瑕,丝毫不逊色于永乐和宣德年的高超绝伦的瓷器。同样惹人注目的是散布瓷器表面微小裂纹,这些裂纹可能是冷却或烤干时,瓷体收缩裂开所致;在上釉和未上釉的瓷器表面都有这种情况。35本色底部上的微红色调引起了人们对胎土的含铁性的关注,同时,色调的明显变化也很显而易见;有些瓷器色调看起来好像被磨去了一部分。36瓷器底边的处理方法各不相同,但无论高低,都对底边进行了认真的构思和极其巧妙的处理。盘碟的特征就是的底部表面与底边的内斜面间棱角清晰,如图版1617所示;但在有些瓷器中,这种棱角变成了一条曲线(参看:图版38b), 很显然,这两种形式当时使用得相当频繁。37瓷碗的边沿高大、厚重、结实,而有些似乎是分开制作的,即在瓷碗制胚后再加上去的。花瓶品种繁多。一般说来,足墙低矮、宽阔而品质大不相同;有时,底边切割整齐利落,边缘锋利;有时底边圆润;有时足墙过于低矮,切割粗糙,几乎难以辨识其为真正的足墙。

与器型和胎质相比,这些瓷器使用青花的方式则更引人注目。只要看一眼图版,就会发现有一类瓷器,它们全部或部分的设计手法是:在背景涂上单一的青色,同时让图案仅限在白色上。这种手法的运用使得这些瓷器成为所有青花瓷中最蔚为壮观部分,而且很明显这种手法仅在十五和十六世纪的明朝时极少地使用过。38除这一组瓷器外,常规的白色上着青色装饰中,青色以较大的团块状出现,仿佛是用了一把又宽阔又灵活的刷子,以更加粗犷地手法,把钴类颜料涂了上去似的;结果是颜色艳丽,与惯常的瓷器装饰法相比较,更具美术风格。色调上,青色在各个瓷器上显示出一些正常的变化,有时显现出一块浅灰的区域;在钴类颜料涂重处,间或现出一些淡黑的斑点。整体而言,也许是由于运用了类似薄涂的手法,青色调的大块使用,使得此青色比十五世纪早期的青色显得更加强烈,更加生动。必须承认,这一问题很难回答,而且还必须承认,人们常常把它看作特性的表现,而这样有些名不副实。熟练的制陶工匠会提醒这种倾向的缺点,会列出用同一氧化钴装饰单一烘烤陶罐产生的各种结果。他会说,空气条件、热度不均,空气流通的方向和速度以及随之发生的烟雾偏离某些陶器,所有这些都会对制陶工匠的最完美的计划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尽管这些理由似乎很充分,却不足以让我们完全放弃对青色的考虑。许多瓷窑从意外事件中幸存下来,并且很大程度上,人们目睹了这些事件;而且,所有的人都能回想起那一情景:当青色并不是他们所预料的那种青色,而其它性质的迹象是那么的明显让人们可以毫不冒昧地把它归为另一种特性,虽然实际上这根本不是真正的青花瓷,而是白瓷。暂且把那些意外事件搁到一边,鉴察这些成百上千件的明朝青花瓷确实给人一种印象,某些色调和深浅不同的青色常常是某些时期的典型特征。这一点认识应该好好利用,因为问题还没有解决,除非能充分确信没有任何益处,否则哪怕是一丁点的迹象都不应该忽视。正是这种精神,这一特殊组瓷器的青色才被纳入考虑的要素中。

形式问题在此也值得一提。这一组中,瓷器范围不是很广泛,有些熟悉的类型并未见到,而下面将要介绍的在后期生产的瓷器中却难觅踪影。登记入册的瓷器中,一大部分都是又大又深的盘子或碟子,底部呈水平状,从弯度颇大的边沿的顶端延伸下来,直径约十六至十八英寸,深达三英寸左右。那些边角无图案的瓷器和那些叶状边角的瓷器,水平状的底边分配均等,而在后者中有些外沿稍微采用了浮雕手法,显得非常突出。接下来最常见的是花瓶,有梅瓶和罐两种形状,二者数目相当;而且,至少有一处形式的改变颇为醒目,即花瓶融合了梅瓶的宽口和罐的直唇(如图版26所示)。一些状花瓶造型古怪,截面呈长方形,瓶肩圆润,上缀四支圆环(如图版25所示);其中最漂亮的是三只葫芦形的花瓶,体态魁梧,高约两英尺(如图版3335所示)。所有这些瓷瓶表现了形式和比例的优雅,在可供涂绘设计的方寸局促之地,却突显自由流畅之气,娴熟巧妙的技法,而十六世纪制作和修饰这些形状矮胖、图案呆板花瓶的后代制陶匠只能是望而兴叹。这一组也有瓷碗;除了边角花哨的常见形式之外,有些碗沿稍向内曲,还有些碗唇外边现出一凹斜面,宽约八分之三到半英寸,有与众不同的神气。所有的瓷器体积巨大,直径从十一到十四英寸不等,深度从五到七英寸不等;底端修长,设计坚固,做工上乘。39尽管这些瓷碗很大,但如果同十五世纪的青花瓷比较,它们在体积上却还不能同通常认为是永乐年的一组著名瓷碗相提并论,永乐年的瓷碗做工简陋,直径十六英寸,高边低底,具有很多特性表明其也许比中国传统上为其鉴定的年代久远(参看图版33以及1416)。这组中完全未发现高脚杯、大口水罐及其它各式的瓷瓶,而这些在1400年代却是数量充裕。

需要强调的是,前面这些概括性的描述既适用于本文讨论的某些瓷器,也适用于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藏品(Ottoman Collection)中发现及阿德比尔藏品(Ardebil Collection)中补充的瓷器,还适用于其它一些为数不多的瓷器。这些瓷器并不仅仅指十四世纪生产的青花瓷。如果认为这样的一个时期,生产的只有又大又重的瓷器,而别无它物,那显然是荒谬的。同时期的更小更精巧的瓷器当然也能发现。应该看到的是,目前对厚重瓷器的分析致力于为瓷器的样式的先前推测提供某些支持。在下一章节涉及画工纹饰时,还要提到这些瓷器。近东的两大藏品里未发现这些轻型瓷器,这一情况,在没有获得进一步证据前,应当被视为是一种意外。也许首先是因为这些瓷器易碎难以装运;或者,更有可能的是,这些瓷器虽然完好无损地运抵,却因太脆弱而未经受住此后几百年时光的洗礼。40在发现证据之前,这样的假设还是可信的。一些关于十四世纪的体积小质量轻的瓷器的零星例证,也有人发表,41足以说明下面将探讨的话题中可能包括当时使用的大多数的主要纹饰,其中的某些部分显然更适用于近东发现的体积大、质量重的瓷盘和花瓶;而在别处使用的纹饰,很有可能经过某些改变,以适合于形状更小、更精巧脆弱的瓷器。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