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裴光辉

字广惠,号梦驴。文物鉴定工作者,书画工作者,佛学研习者。《格古日记》作者。

 
 
 

日志

 
 

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撒莱宫所藏一组中国瓷器(八)  

2006-09-07 20:29:24|  分类: 译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撒莱宫所藏一组中国瓷器(八)

塞利姆死后,他儿子苏莱曼一世(Süleyman I)继承王位,土耳其人称之为“立法者”(the Lawgiver, 而在西方他却以“伟大者”(the Magnificent)而著称。这位堂皇的君主身边所用之物,皆精美极致,美奂美仑, 因此,中国的瓷器成为他的宫廷收到的礼物,也丝毫不让人奇怪了。13a. 事实上,苏莱曼在餐桌上使用瓷器,已为人所知。 因为一位意大利游客在他的土耳其帝国首都的游记中记录下了这一幕。14下面是其中的几段:“这间私人厨房里,每个厨师都有自己的灶,旁边用煤生火,这样闻起来就没有烟火味。 每个厨师用一个瓷盘盛菜,交给专人品尝”。同时,“当这位伟大的土耳其人用餐时间来临时,这座私人厨房里的年轻人用苏丹面包和众多的银器在篮子里设出两层,银器里斟满了土耳其饮品,就是冰镇薄荷酒、捣碎的糖块以及混有乳香的其他液体……许多小瓷盘中盛着名目更多的调味品,都是由薄荷、紫罗兰和其它香草制成的,还有用糖按照他们的方式做成的果品;他们把这些东西送到国王想要就餐的房间,交给太监们,由他们来掌管。然后,品尝食物的侍长来到厨房,手中持杖,那些尝食者们早已准备好上菜。每人端着一个用来盛食物的具有银制罩子的大瓷盘;每人还带着个大木头汤勺,厨师就是用这种汤勺供上所有的食物。接着,他们随同侍长来到苏丹用餐的房间。在这里,这位伟大的土耳其人盘腿坐在地毯上,三位年轻人在地板上铺上一块长长的台布,然后在苏丹的膝盖上铺上一块薄台布。”

为了储藏这些餐具,建筑师斯楠(Sinan为他的主人建造了瓷器室(Çini-hane作为皇宫厨房的一部分;众多的瓷器曾经就是储存在那儿及皇家粮食补给处的糖食部。 1574年,塞利姆的继任者穆拉德三世(Murad Ⅲ)在位时,一场大火吞噬了厨房,大量的瓷器被毁。15损失的程度很难以数字来衡量,但是根据记载,那些损失的器皿被更换了。据此,人们可以想象当时十六世纪的大部分器皿都进入了收藏之列。另一方面,在撒莱皇宫(Sarayi)现存的早期精美的瓷器,说明那场灾难也绝不是毁灭性的。

尽管,瓷器在皇宫的某些地方似乎成为了平常的用度之物,就像这些信息所表明的那样,然而十七世纪的文献表明瓷器仍是备受尊崇的商品。例如,16001650年的一段历史记录提到国库里放了个盒子,盒中装了两个小瓷杯,16还有伊斯兰纪年1092即公元1681的入库明细上列出了一部分存放在厨房,还有一部分存放在国库的大量藏品。17此外,另一份历史记录,时间是伊斯兰纪年1102即公元1690,讲述了克里米亚可汗(蒙古等族最高统治者的称号)派来的乌兹别克大使给苏莱曼二世带来了礼物,其中就有两个中国的瓷碗。18这些只是此类许许多多的无足轻重的条目中的几个例子而已,并没有给人们带来多少细节,至多也只是使用一些像“两只白碗”或者“一只黄碗”。这些记录或许会宣告终结,随着十八世纪两条参考资料的出现,而后者引起不仅仅是偶然的兴趣。时间是伊斯兰纪年1145即公元173219, 据报道, 一百二十八件中国瓷器从伊斯坦布尔的Ümmü Gülsün王宫运到了皇宫国库。其清单包括如下物件:

黄杯:          二十八件

瓷杯:          十四件

饰有宝石的杯子:两件

瓷碟:         七件

随着十八世纪即将结束,伊斯兰纪年11761207即公元17621792年间,一份数目庞大的入库清单出现了。这就是王宫目录中的2175号卷宗,显示了这些年间王宫藏有10,000套瓷器,因而也为收藏形成的最终日期基本画上了一个句号。同样让人感到遗憾的是,这份庞大的清单上缺少细节的记录,我们能够获悉的只是这些器皿有大的、中的、小的,或者饰有鲜花、动物图案或其他形状的。

在阿卜杜勒·迈吉德(AbdülMecid)时代(18391861),王宫各处的所有瓷器都放置于珍宝室(Treasure Room)。第一次对外展览是在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18761909)在位时,即1909年四月革命前,当时,较少的一部分藏品在国库的展览厅展示。1910年,时任伊斯坦布尔博物馆的馆长的哈利·爱德赫姆先生Bey Halil Edhem)邀请德累斯顿的约翰纽姆(Johanneum 瓷器收藏主任厄恩斯特·齐默尔曼(Ernst Zimmermann)教授对珍宝室的所有瓷器和存放在文物博物馆(Museum of Antiquities)的瓷器进行鉴定。阿卜杜勒·哈米德建造了伊尔迪兹宫(Yildiz Kiosk)后,搬了一些瓷器去装饰,后来他被推翻并遭到流放,这些瓷器就存放在了文物博物馆。当时的局势并不能让齐默尔曼教授完成他的工作。1912年巴尔干战争(Balkan war)后,这些瓷器被放置在两个大房间里,并且成立了一个特别的委员会,为瓷器制作临时的安放装置, 置于舍佛哩(Seferli,军事出征期间伺候苏丹王宫的侍从们)们的寓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不久,哈利勒贝伊(Halil Bey, 时任托布卡普·撒莱宫(Topkapu Sarayi Müzesi)馆长,分别于1925年和1927年再次邀请齐默尔曼继续他的工作;当完成对瓷器分门别类工作之后,这些装置完工了,如齐默尔曼的目录图版12所示。

二战时,出于安全的考虑,博物馆的藏品都被转移。当藏品重新搬回时,决定进行重新摆放。在塔赫森贝(Tahsin Bey)的领导下,藏品被进行仔细的鉴定,数量不少的仿制品被清除,一批精美绝伦、最富代表性的瓷器展露出来。结果,大约百分之五十的瓷器存放在了王宫的地窖里,而其余的瓷器重新摆放在老地方,即毗邻二号宫殿东南角的原王宫的厨房里。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